创业

说好了要认真记录的下半场-20210927随笔

  • 我们找到了一群有意思的人,这是目前最大的成果,也是正常工场最引以为傲的事
  • 我们暂时不接受融资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因为我们坚信因为什么而来,一定会因为什么而离开,比如耀眼的资本背书、背后是殷实的收入保障实质— 诚然这十分合理,但你会担心创业险途上所必经的风雨出现后,仅有这样的驱动力而加入的早期团队会随时解散。我们希望用大概一年的时间来验证我们的观点,这对投资机构也大体适用
  • 今晚与一位我很敬佩的创业前辈见面,其人在他所处的行业里打磨了几十年,至今仍保持着旺盛的创业力;也衷心祝贺他的企业即将上市,为他和他的团队喝彩。许久未见,再度相逢时大家都还是刚认识时的彼此,他分享的观点我由衷认同,特此记录下来,希望能影响到更多的人
    • 创业者分两种,自我驱动型和外部驱动型。前者对创业的艰辛与不确定性有充分心理预期,不害怕并且极度享受这种解决问题、看到进展的快感;这种人不会轻易退休,总是在挑战,并在挑战中成长;后者可能会因为一些契机决定创业,多数会给自己定一个时间,差不多就收手;也有会在失败后快速回归职场,这种类型的选手,多有极佳的行业积累、人脉资源,而且瞄准的赛道比较有认知和把握、打法多为短平快,抑或押注所谓的风口一搏
    • 创业者的心态也不同,一是资本驱动、短期内快速用资本的力量抢占市场、形成先发优势,大多数如此;也有选择与时间做朋友的,做看上去不太性感的事,不太爱讲故事,一地鸡毛的事尽量不碰
    • 创业的艰辛人人皆知,但你切记一定要做你所喜欢、所认同的事。在创业路上做不喜欢的事,得善终很难;只有自己喜欢的事,哪怕事情再小、过程再累,你也会为点滴的进展而兴奋不已
    • 你还得很清楚,创业是冒险家的游戏,成功本来就是小概率事件。不多敲开几次门你不太可能成功,而如果第一次就敲对了,千万要明白那只是运气好
    • 国内创业大佬跑去问马斯克,你怎么这么厉害、这么早就看到了电动汽车的这样一个好机会?马斯克说那时候天知道这是不是个好生意,我的出发点只是觉得人类社会需要能源革命,我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去的。一般人思考的格局是找到想做与能做二者的交集,他的思考出发点是什么事该做?并能一如既往的坚持着,着实震撼
    • 想清楚了的人一般不太会创业,创业的人一般都没怎么想清楚。有人问马斯克诸如”你觉得我是个适合创业的人吗?”这样的问题时,他的回答是,”No,you are not”

BTW,这是正常工场的企业公众号,在这里会记录我们的所见所想,就是个企业博客;与具体某个产品关系可能不大。我们正在申请第一个产品的专用公众号,敬请期待。

一些进展

关心我们的朋友们来问,进展如何了?我的文字功底有限,想到哪就写到哪了,大家见谅

  • 首先得有个窝:从行政和网管工作做起,初始办公地的选址与租赁,添置办公必须品若干,办公桌椅、打印机、饮水机、搭建网络环境等,以及 ¥1999 的55寸电视机用作的投影仪(真的好便宜),还有很多零零碎碎的办公用品要准备,但已经可以开干,慢慢来。虽然我们已经在YY下一个正式办公场所,谈不上剧透,但我期待的是有一家废旧厂房,由我们亲手来改造它,把它创作成我们想要的样子。
  • 客户访谈:这一两周结识了许许多多有意思的创作者,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热爱,谱写着属于他们自己看上去不大、却都很精彩的故事。我们认真向他们学习创作过程中的喜怒哀乐,共勉、互道加油。对我们的创业构想提供了很大灵感的云朵手工艺人,专注于前端职业培训及咨询的技术匠人,立志于提升大众心理健康水平的心理咨询师,沉迷于中国传统文化复兴事业的美院高材生,也有笔耕不辍、对创作有深刻洞见与坚持的文字工作者,这些值得尊敬人和事都在激励着我们,吾道不孤
  • 招聘进展:我们其实没有正儿八经的招聘,毕竟从大厂出来一切都要自己来准备,合同文本?薪酬设计?五险一金?员工福利?太多细节需要准备,核心在于短期内无法 offer 足够性感的 package,但务必要尽全力以对得起这份信任,我们可以不专业但绝不能失职。带着这样的一些思考与忐忑,我们迈出了这一步。结果意外惊喜接踵而至,靠 pyq 推广的公众号【没钱找猎头:)】,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帮我们找到了一群同行者,一位本科伯克利、硕士芝大在读的高材生,有着极强的好奇心与学习能力成为了我们的实习生;丰富前端领域经验的工程师,聊了两次就毅然决然的加入我们;还有一位在途的、拥有无限可能的创作者,也即将加入正常工场。这些年轻人身上,我所感受到的与所接触的创作者群体一样,对世界充满好奇心、勇于尝试、感官敏锐,他们所代表的未来,充满想象力与色彩。
  • 行业相关与所谓的大势
    • 我们是首次创业者,一些基本套路都不具备。选择这个方向作为启动点其实并没有太多的逻辑推导与行业分析调研,就是直觉,仅此而已。最近才慢慢了解到,国内外围绕创作者群体的创业方向其丰富程度远超我们的想象,有专注于课程售卖的,也有打造创造者社区的,有以NFT为核心抓手不断激发创作生态圈裂变的,形态很丰富,尤其在欧美、东南亚圈。很兴奋,以前在大厂不太关注这方面,入局后才发现玩家真不少。
    • 互联网巨头们最近的日子不太好过,其实又何止是互联网平台大厂呢,当流量游戏筹码见顶后,各种黑灰天鹅的出现其实是必然。想象这样一个画面:当你在大街上看到形形色色的人,可能其中一部分在国有企事业单位就业,除去家国情怀外,自我价值实现的核心是资历与政绩,能在这个体系里出类拔萃的一定是久经考验、精英中的精英;一部分是明星头部企业精英,通过职业晋升实现自我价值,这条路也充满了挑战和趣味性,同样很残酷;还有一部分人在其他中型、中小型企业中工作,努力+机遇(【贵人】)是他们的信条。一定还有一群人,通过自己的灵感创意,将自己所擅长并热爱的禀赋创作并表达出来,让更多的人了解自己、认可自己,获得精神和物质的满足。
    • 我们问到一位创作者,”你觉得什么样的状态是满意的,小而美吗?”,他回答说:”不,小而肥“,我认为这是个绝妙的回答,也印证了我们的假设:创作者群体不拘泥于传统,追求自由与个性,他们期待在收入和创作以及生活本身之间,取得最佳的平衡。这也是我们对共同富裕的浅显理解:)
    • 再啰嗦几个观点
      • 创作者的作品,一定不要同质化,必须要有独特的、难以复制的价值,千万不要去跟亚马逊、淘宝上大规模集约化生产的产品去做竞争,这没有意义。社会分工与定位不一样。
      • 所以创作者必须潜心打造作品,而最重要的作品就是创作者本人。所谓匠心,其身一定是匠人。
      • 创作者要敢于定价,越难以复制的东西其创作成本一定越高,所蕴含的价值往往被低估。高溢价的好作品,才能长久。毕竟,活得体面才能热爱、挚爱。

必须要说点什么

万事开头难,我们俩在商量后续该以什么方式去招募团队,于是有了今晚朋友圈炸锅的那张招募截图。

我没有转发,在老东家深陷舆论泥潭时我感同身受,很拧巴且无力。但很快老同事和朋友们都开始了竞相的转发,我数了下单聊的和群聊的给我推荐6了个投资机构、还有一位多年未打成麻将的老哥:)要很坚决的为我解决办公场所问题,特别温暖,让我又多了些期待,谢谢大家,承蒙你们的厚爱,我们定当努力、不辜负大家的期待。

最近一段时间的心路历程跟大家分享下,也写给我们自己,为多年后的回首依然会心做好准备:

  • 在前东家工作14年多,结识了这么多真性情的人,实属幸运。临别之际,底线自我要求:不添乱,一切后续事宜开展等到settle后,包括业务构想、产品形态、冷启动方案、办公场所、团队搭建等,必须后置
  • 很多人问我公司名是什么含义,开始划重点:
    • 我们有长长的候选 list,选择“正常”是我们共同的决定:我们希望做正确的事,它最好有意义、保底要有意思,切记,不要忘了平常心
    • 大环境的变化不用多言,互联网平台型业态的黄金十年已经过去,一夜暴富的神话可以忘却了
    • 我觉得比较悲哀的是,咱们这几十年的发展,竟然还没从流量为王的逻辑中升维,也就是平台的本质在卖人头这一事实
    • 眼下以及后续的很多年,被资本热捧的以消费互联网为代表的”轻科技”,一定会褪去繁华,回归理性。聒噪与喧嚣下,尤其算法暴政加持后人的独立思考能力被限制甚至被剥夺,多少人沉迷于“比你自己更懂你的XXX” APP中无法自拔,所谓“探索/发现”下的信息茧房,精神鸦片把人的脑子搞坏掉了,我觉得很可怕。好在,这一切有机会被改善
    • 关于“工场”二字,我们有过争论,最后决定用这个。我们希望打造的核心产品是公司,是这群人,所以我们希望有更多有意思的人一起加入,不断生成新的 idea,不断去尝试。现在我们构想的第一个产品,我们希望起到两个作用:验证(思想)和磨合(团队) — 请千万不要对标李开复的创新工场,我们经不起对标
    • 从决定用这个名字的那一刻,我们马上注册域名 normal.works,很便宜。最近刚刚注册 zhengchang.co。顶级域名我们条件有限,先省着点花钱吧~
    • 商标也在同步开始了注册流程,因为我们真喜欢这个
  • 任何时候都要知道自己是谁,我们很感恩能幸运的在蚂蚁高速发展期加入,离开这个平台我们一切要从零开始,过去的成绩只能证明你在平台中不笨,说明不了什么。通俗点的说,其实啥也不是
  • 我们对待钱的态度
    • 一定要花自己能力范围内的钱,我们一定会走弯路,创业的成功概率取决于你能够在有限的启动资金里试错多少次,所以你势必会谨慎、极致,我们打算test自己一下。囊中羞涩,所以更要精益求精
    • 关于资本的入场,结合上一点,我们希望尽可能延后。近三天我们委婉拒掉了7个抑或是8个资方,非常感谢大家的关注,但我们觉得时机未到。致力于成为“正常”人的我们,不认为在仅存一个模糊概念的情况下,靠信息不对称开启双方的拉锯战,所形成的资本共识可以走多远。我和我的搭档也在平台下拿着公司的钱做了很多投资或者是决策,我们深知责任的重大。出资方与创业者,我希望是fair enough的状态,拿合理的钱,做正常的发展
  • 我们对待人才的态度:杭州也好,北上广深也好,人才争夺战历来是大厂的拿手好戏。喧嚣的加持之下,人才的获取成本畸高。我们希望找到一些不怨天尤人、不好高骛远、不眼高手低、始终保持豁达与好奇心、尊重一切不了解的人和事的人,哪怕你跟十几年前以及今天的我一样,一张白纸,我们真诚的希望能与你共事

你认识的又一个张三要创业了,这次号称就他一个人

  1. 个人与企业

我们创立「正常工场」,在讨论公司方向的时候,会很自然地把潜在机会一分为二,to C 和 to B。因为我们很清楚,在当下的创业环境中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有巨大的差别。个人是个人,企业是企业,他们不是一类客户,有着完全不同的玩法。

但这不影响我们有这样一个判断: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会看见 C 与 B 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二者重叠的面积越来越大。在你我身边,会出现越来越多的、比小微企业还小、以个人为单位的「一人企业」。个人企业化这个趋势不可阻挡。

先回顾一下历史。人类至今经历了农耕文明、工业文明和科技文明三个阶段1李录《文明、现代化、价值投资与中国》。农耕文明出现了部落和集体,工业文明则强化了专业分工,科技文明则更进一步推进了指数式增长。企业是为了某种商业目的将人组织在一起的方式,它与工业文明的契合度最高,在工业文明时期取得了巨大的发展 —— 企业把不同的个体组织在一起,按专业化分工,大量生产标准化产品。为了持续提升效率,专注于消除生产过程中的错误,在工业文明中还诞生了一门企业管理科学2这些诞生于几百年前的管理科学,虽然在如今广泛使用,但已经力有不逮了。

然而,在科技文明时代,物质供给已经大体满足了需求(甚至局部已经出现了溢出),效率最大化已不再是人类的终极追求了。放眼望去,如今那些欣欣向荣的行业或公司输出的是个性化的产品/服务/体验,这与工业时代大量生产标准化产品截然不同,是人类作为一个整体的需求变迁导致的。字节跳动顺势而为,通过算法个性化推荐成就了千亿市值,如今还有大量的新兴公司在做个性化的制造(小众品牌、C2M 等)。另一方面,在生产端,工业文明造就的企业通常是按职能划分的各个部门组成,如制造、销售、财务、人力、后勤等。这些职能对任何一个工业企业都是不可或缺的,在那个年代想一个人开一家肥皂制造企业都是异想天开,无法存活。但如今,个人就能轻松获得各种易用的软件工具、自动化算法和共享服务,以一己之力执行所有这些职能已不再是不可能的任务了。需求和供给两端的变化叠加之下,一个以真实个性为最大卖点、由个性衍生的创造能无摩擦变现、以创造者为核心的「一人企业」时代呼之欲出。

当下的年轻人要躺平,无非是想明白了,在大厂里卷着当一颗螺丝钉没有意义,何不躺下?对多数人来说,追逐梦想仍然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打工人还需要赚一份养活自己的工资。自己有热爱的东西可以当作斜杠,痛并快乐着。但如果有一天,年轻人豁然发现,通过变现自己的热爱也能养活自己,你说他们会犹豫该不该去追逐梦想吗?他才不管世俗怎么定义成功呢。

《未来简史》里说,「人类无止境的欲望,驱动着人类前进,而前进的方向是不死、幸福和成为神。」对幸福的追求永不停止,每个人都想找到活着的意义。所以我们坚信,热情经济(Passion Economy)一定会到来,因为需求在那,只是还需要推一把,加点催化剂罢了。

  1. 平台与工具

相信每个有过创业想法的人,洗澡的时候一定都灵光一现过这样的点子:我们打造一个线上平台,把这些需求和那些供给匹配一下,多好的一个生意。会这么想一点也不奇怪,我们肉眼可见的互联网大公司个个都是平台。但仔细想想,其实到底什么是平台呢?

Ben Thompson 有一套自洽的逻辑定义了他所谓的 Aggregator 和 Platform3https://stratechery.com/2015/aggregation-theory/。Google、FB 之类的是 Aggregator(聚合器),相比之下 Shopify 则是 Platform(平台)。细节大家可以读一读大神的文章,但我们理解这两者最根本的区别是用户的归属。作为一个开放协议,互联网最早是一张互联互通的完全开放的大网。过去二十年里诞生了 Google、FB 这样的子网络。这些子网络是封闭的,内部的节点都归属于该子网络,每个子网络也都搭建了完善的基础设施,像生态系统一样运转,而且越来越大,似乎没有边界。现代互联网的竞争就是这些主要的子网络之间的竞争。直到Shopify 横空出世,打破了这种规律。Shopify 是供商家开展电商业务所使用的工具集,在上面购物的消费者用户并不属于 Shopify,而是属于商家自己,它是一个像 web 一样的开放系统,边界模式都非常清晰。目前市值约1,500亿美金,是亚马逊最大的竞争对手。

Aggregator 和 Platform 代表了两种很不同的发展哲学。如今备受瞩目和推崇的仍然是 Aggregator(尽管已经开始遭受挑战),但很显然 Platform 是一种更具工匠精神、更利他的哲学,就像早期发明计算机、互联网的先辈一样,他们只是专注于打磨工具,而正是这些工具创造了如此丰富多彩的世界。一个又一个像 Google、FB、阿里、腾讯、字节这样的巨无霸的出现,让很多人对真正的平台模式、对工具多少失去了信心,但其实大可不必。人因为擅长制造工具而从动物世界中脱颖而出,人的天性就爱捣鼓工具。未来工具一定会更加的层出不穷,尽管一定会受到来自巨无霸的挤压,但 Shopify 的出现让我们看到了希望,相信也不会成为绝唱。更何况,苹果,世界上迄今为止最伟大的科技公司,就是一家工具思维驱动的公司。热爱工具的人还要燥起来。

乔布斯:「Computers are like a bicycle for our minds. 计算机是人类思想的自行车。」
  1. 漏斗与NFT

互联网人黑话里面,「漏斗」是我觉得其中颇优雅的一个。它恰当地形容了当下互联网的核心模式:你想在线上卖点什么,需要先找到流量平台,灌进流量,然后一层层漏呀漏,很小的一部分流量最终能转化成广告收入或者完成交易而变现,这就实现「闭环」了。如今大量的互联网人在做流量运营,而且越做越精细,原因就是每一滴流量都很金贵,其折射出来的是一种大规模却低差异的供给。如果面对的是大量但缺乏差异性的东西,用户的关注一定是个稀缺品,你要想尽一切办法吸引和留住用户的注意力。在内容创作这件事上,如果你在短视频平台没有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粉丝,你不太可能把拍短视频当成正式职业。

与此相对的,凯文凯利却说:「你只需要1,000个铁杆粉丝,就能以此谋生」4这个信条之下诞生了「知识星球」,它的口号就是「连接1,000个铁杆粉丝」。Lijin提出,现在你只需要100个真粉(100 true fans)就够了5https://li-jin.co/2020/02/19/100-true-fans/。更有意思的是,最近在数字艺术领域和币圈出现的 NFT (Non-fungible token) 风潮,在把你的数字作品变成唯一的 token 之后,一些 NFT 已经卖出了几十万甚至几千万美金不等6https://www.sohu.com/a/458294210_455313,这样的话岂不是只需要一个愿意买我 NFT 的超级粉丝就够我吃喝了?

这背后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异呢?一是热情经济或者创作者经济不缺差异性,事实上它的定义就是个性激发的经济。每一个创作者只要愿意做真实的自己,那么从起点上自然就是有差异性的,而且为了保持差异性,最好的办法是继续做你自己(这与传统的标准化规模化经济的发展思路完全不同);二是通过打造与你的粉丝的情感连接(build love),这种关系会愈加稳固,创作者的个性会慢慢形成个人品牌甚至个人宇宙,从而具备可持续性。这种以创作者为核心的能量场甚至不输给任何大企业(比如迪士尼IP或者漫威宇宙),想想周杰伦和他的粉丝;三是技术进步大大缩小了创作者与粉丝之间的距离,减少了摩擦。NFT 能够将你的影响力或者作品毫无摩擦地给到了最认可你的粉丝,中间没有平台、中间人或其他障碍,创作者除了创作之外,几乎不需要做什么额外的工序就能变现,所以能够捕捉最大的价值。

因此我们认为,热情经济的未来一定不是基于平台流量逻辑的。创作者也不应该把精力放在吸粉上,一味求多是属于过去的思维模式。只要保持真我、专注创作、不断地与核心受众 build love,最终就能实现靠自己养活自己。要到达那一步,创作者会需要量身定制的工具来协助他们,这也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所以未来有一天,你认识的又一个张三要创业了,这次号称就他一个人。请不要太惊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