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你认识的又一个张三要创业了,这次号称就他一个人

  1. 个人与企业

我们创立「正常工场」,在讨论公司方向的时候,会很自然地把潜在机会一分为二,to C 和 to B。因为我们很清楚,在当下的创业环境中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有巨大的差别。个人是个人,企业是企业,他们不是一类客户,有着完全不同的玩法。

但这不影响我们有这样一个判断: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会看见 C 与 B 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二者重叠的面积越来越大。在你我身边,会出现越来越多的、比小微企业还小、以个人为单位的「一人企业」。个人企业化这个趋势不可阻挡。

先回顾一下历史。人类至今经历了农耕文明、工业文明和科技文明三个阶段1李录《文明、现代化、价值投资与中国》。农耕文明出现了部落和集体,工业文明则强化了专业分工,科技文明则更进一步推进了指数式增长。企业是为了某种商业目的将人组织在一起的方式,它与工业文明的契合度最高,在工业文明时期取得了巨大的发展 —— 企业把不同的个体组织在一起,按专业化分工,大量生产标准化产品。为了持续提升效率,专注于消除生产过程中的错误,在工业文明中还诞生了一门企业管理科学2这些诞生于几百年前的管理科学,虽然在如今广泛使用,但已经力有不逮了。

然而,在科技文明时代,物质供给已经大体满足了需求(甚至局部已经出现了溢出),效率最大化已不再是人类的终极追求了。放眼望去,如今那些欣欣向荣的行业或公司输出的是个性化的产品/服务/体验,这与工业时代大量生产标准化产品截然不同,是人类作为一个整体的需求变迁导致的。字节跳动顺势而为,通过算法个性化推荐成就了千亿市值,如今还有大量的新兴公司在做个性化的制造(小众品牌、C2M 等)。另一方面,在生产端,工业文明造就的企业通常是按职能划分的各个部门组成,如制造、销售、财务、人力、后勤等。这些职能对任何一个工业企业都是不可或缺的,在那个年代想一个人开一家肥皂制造企业都是异想天开,无法存活。但如今,个人就能轻松获得各种易用的软件工具、自动化算法和共享服务,以一己之力执行所有这些职能已不再是不可能的任务了。需求和供给两端的变化叠加之下,一个以真实个性为最大卖点、由个性衍生的创造能无摩擦变现、以创造者为核心的「一人企业」时代呼之欲出。

当下的年轻人要躺平,无非是想明白了,在大厂里卷着当一颗螺丝钉没有意义,何不躺下?对多数人来说,追逐梦想仍然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打工人还需要赚一份养活自己的工资。自己有热爱的东西可以当作斜杠,痛并快乐着。但如果有一天,年轻人豁然发现,通过变现自己的热爱也能养活自己,你说他们会犹豫该不该去追逐梦想吗?他才不管世俗怎么定义成功呢。

《未来简史》里说,「人类无止境的欲望,驱动着人类前进,而前进的方向是不死、幸福和成为神。」对幸福的追求永不停止,每个人都想找到活着的意义。所以我们坚信,热情经济(Passion Economy)一定会到来,因为需求在那,只是还需要推一把,加点催化剂罢了。

  1. 平台与工具

相信每个有过创业想法的人,洗澡的时候一定都灵光一现过这样的点子:我们打造一个线上平台,把这些需求和那些供给匹配一下,多好的一个生意。会这么想一点也不奇怪,我们肉眼可见的互联网大公司个个都是平台。但仔细想想,其实到底什么是平台呢?

Ben Thompson 有一套自洽的逻辑定义了他所谓的 Aggregator 和 Platform3https://stratechery.com/2015/aggregation-theory/。Google、FB 之类的是 Aggregator(聚合器),相比之下 Shopify 则是 Platform(平台)。细节大家可以读一读大神的文章,但我们理解这两者最根本的区别是用户的归属。作为一个开放协议,互联网最早是一张互联互通的完全开放的大网。过去二十年里诞生了 Google、FB 这样的子网络。这些子网络是封闭的,内部的节点都归属于该子网络,每个子网络也都搭建了完善的基础设施,像生态系统一样运转,而且越来越大,似乎没有边界。现代互联网的竞争就是这些主要的子网络之间的竞争。直到Shopify 横空出世,打破了这种规律。Shopify 是供商家开展电商业务所使用的工具集,在上面购物的消费者用户并不属于 Shopify,而是属于商家自己,它是一个像 web 一样的开放系统,边界模式都非常清晰。目前市值约1,500亿美金,是亚马逊最大的竞争对手。

Aggregator 和 Platform 代表了两种很不同的发展哲学。如今备受瞩目和推崇的仍然是 Aggregator(尽管已经开始遭受挑战),但很显然 Platform 是一种更具工匠精神、更利他的哲学,就像早期发明计算机、互联网的先辈一样,他们只是专注于打磨工具,而正是这些工具创造了如此丰富多彩的世界。一个又一个像 Google、FB、阿里、腾讯、字节这样的巨无霸的出现,让很多人对真正的平台模式、对工具多少失去了信心,但其实大可不必。人因为擅长制造工具而从动物世界中脱颖而出,人的天性就爱捣鼓工具。未来工具一定会更加的层出不穷,尽管一定会受到来自巨无霸的挤压,但 Shopify 的出现让我们看到了希望,相信也不会成为绝唱。更何况,苹果,世界上迄今为止最伟大的科技公司,就是一家工具思维驱动的公司。热爱工具的人还要燥起来。

乔布斯:「Computers are like a bicycle for our minds. 计算机是人类思想的自行车。」
  1. 漏斗与NFT

互联网人黑话里面,「漏斗」是我觉得其中颇优雅的一个。它恰当地形容了当下互联网的核心模式:你想在线上卖点什么,需要先找到流量平台,灌进流量,然后一层层漏呀漏,很小的一部分流量最终能转化成广告收入或者完成交易而变现,这就实现「闭环」了。如今大量的互联网人在做流量运营,而且越做越精细,原因就是每一滴流量都很金贵,其折射出来的是一种大规模却低差异的供给。如果面对的是大量但缺乏差异性的东西,用户的关注一定是个稀缺品,你要想尽一切办法吸引和留住用户的注意力。在内容创作这件事上,如果你在短视频平台没有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粉丝,你不太可能把拍短视频当成正式职业。

与此相对的,凯文凯利却说:「你只需要1,000个铁杆粉丝,就能以此谋生」4这个信条之下诞生了「知识星球」,它的口号就是「连接1,000个铁杆粉丝」。Lijin提出,现在你只需要100个真粉(100 true fans)就够了5https://li-jin.co/2020/02/19/100-true-fans/。更有意思的是,最近在数字艺术领域和币圈出现的 NFT (Non-fungible token) 风潮,在把你的数字作品变成唯一的 token 之后,一些 NFT 已经卖出了几十万甚至几千万美金不等6https://www.sohu.com/a/458294210_455313,这样的话岂不是只需要一个愿意买我 NFT 的超级粉丝就够我吃喝了?

这背后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异呢?一是热情经济或者创作者经济不缺差异性,事实上它的定义就是个性激发的经济。每一个创作者只要愿意做真实的自己,那么从起点上自然就是有差异性的,而且为了保持差异性,最好的办法是继续做你自己(这与传统的标准化规模化经济的发展思路完全不同);二是通过打造与你的粉丝的情感连接(build love),这种关系会愈加稳固,创作者的个性会慢慢形成个人品牌甚至个人宇宙,从而具备可持续性。这种以创作者为核心的能量场甚至不输给任何大企业(比如迪士尼IP或者漫威宇宙),想想周杰伦和他的粉丝;三是技术进步大大缩小了创作者与粉丝之间的距离,减少了摩擦。NFT 能够将你的影响力或者作品毫无摩擦地给到了最认可你的粉丝,中间没有平台、中间人或其他障碍,创作者除了创作之外,几乎不需要做什么额外的工序就能变现,所以能够捕捉最大的价值。

因此我们认为,热情经济的未来一定不是基于平台流量逻辑的。创作者也不应该把精力放在吸粉上,一味求多是属于过去的思维模式。只要保持真我、专注创作、不断地与核心受众 build love,最终就能实现靠自己养活自己。要到达那一步,创作者会需要量身定制的工具来协助他们,这也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所以未来有一天,你认识的又一个张三要创业了,这次号称就他一个人。请不要太惊讶 🤟